主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园丁感悟

2022-03-30 19:40:34 来源:石青文学 点击:7

也许是疼痛逐渐减弱的原因,也许是我的持续安抚终于见效,号啕大哭的儿子慢慢安静下来,还在抽噎的他学着我竖起食指放在唇边,在努力试图让自己完全禁声,让人感动的同时感慨:儿子长大了!

这一次半夜就医又在儿子就医履历上新添了一笔记录,起因是之前他有些拉肚子,本来不厉害,按以前的经验吃点乳酸菌素片就能解决问题,为此丈夫还专门去了幼儿园送药,放学接他回来就忙着去煮饭弄菜,儿子一个人在客厅,不知怎么翻到乳酸菌素片当零食吃,连续吃了六颗才被丈夫发现,当时把丈夫气坏了,连忙告之在外的我,我搜了百度,只看到一个类似的情况,说是应该没有大碍,丈夫光速问了曾经当过医生的二姨,二姨也说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稍稍安心。等到我晚上见到他,精神尚好,之后各方面情况都表现尚可,只是拉肚子不见大好,我们也没有过多担心。到第二天去上了兴趣班回来后开始频繁拉肚子,丈夫的意思说是乳酸菌素片的药物作用,想来也是,这个药本来就有加快肠胃蠕动的作用,慢慢地饮食减退,精神不振,略有低烧,但想着吃了那么多的乳酸菌素片不敢再给他吃止泻药,挨到晚上,还有些低热,给他吃了柴黄。入睡很快,到我们去睡的时候发现发烧更厉害了,有点踯躅,还是丈夫决定去看看有没有退烧贴,骑车出去转了一大圈,回来又说并没有药店还开着门,我提示说有一家药店以前好像是24小时营业,他就又出去了,再回来仍然两手空空,就在这大半个小时的时间里,儿子高热不退,我们只有下定决心去医院,此时已过零点,儿子一听说去医院完全不愿意起来,哪里由得他。我们好不容易把他抱上车,他才镇静了些。很快医院就到了,两个多月没来了,再一次来却是凌晨了。去儿科,值班的是以前看到过的一个年轻女医生,不是主治,却也容不得我挑,先测了一下体温,也就是从测体温开始儿子就开始哭,他就是这样,稍微有些不适和异物感就会别扭、吵闹、哭泣,遇到生病的时候就更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温度是38.7度,接近高烧,医生向我们了解情况后又看了他的扁桃,有些红肿。用商量的口吻叫我们打一针,儿子此时没有听到,只顾哭,因为医生用棉签撬开了他的嘴看扁桃。把他带离医生值班室,他迅速就不哭了,可能心里知道要离开医院了。开始问些七七八八的问题,等着丈夫拿针药的时间带儿子去了两趟厕所,他的表情也轻松起来。该面对的始终要面对,丈夫拿着药找到了护士,儿子意识到不对劲想跑,我和丈夫只有来硬的,丈夫抱住他夹住他的腿,我从旁协助握住他的手不让他挣扎,他的号啕大哭就是在此时开始的,要知道此时可是正值好梦的凌晨时分,于是我让他不要吵到楼上住院的其他小朋友,他们不舒服让他们睡觉,他不管不顾,在针扎下去的一刹那声音达到顶点,但毕竟疼痛在减弱,我的安抚开始发挥作用,他噙着泪花也开始收声,直至自己竖起食指努力禁声。

儿子四岁四个多月,我们坚持灌输的一些理念开始发挥作用,他开始真正理解并贯彻实施。比如垃圾要入桶,他不仅自己做到了还会教育别人;给他说哭闹不起任何作用,他不会再坚持用哭闹来达到目的,而是学会给我们说明事情的原委以求支持;告诉他不能乱打人,他会在举起手的同时慢慢放下去,改用头、脸来蹭你,示弱的同时也是在认错;教他要懂得分享,他从最开始的一张纸也不要别人碰到现在能够大方地拿出心爱的玩具给小朋友们玩,只是会不断叮嘱别人不要碰坏了,有时甚至会送给别人,大方到我们都有些舍不得;他学会了主持正义,在小朋友们玩耍时会站到他认为正确的一方,不惜与另一方决裂;他在试着去做像我们所说的勇敢的男孩子,遇到蜘蛛不再怕得挪不动步,而是恐吓着它走开;他开始学会克服自己的害羞,试着在路上放开喉咙高歌,甚至开始自如地面对我的镜头背诵金话筒口才班的绕口令……

儿子在教育的力量下向着我们期望的方向行进,我在欣慰的同时也在反思,我们是否以教育之名捆绑了他的意志?以教育之名磨灭着他的天性?但他不是在野地里生长的一棵树,而是生长在一块百花齐放的花圃里,这样想来,我这个园丁才能在拿起剪刀修剪时稍微从容及心安一些。


河南治儿童癫痫医院好吗
癫痫有什么比较新的治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