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亲情散文 > 正文

浮华人间

2022-03-30 23:04:30 来源:石青文学 点击:8

编辑荐:泪水仿佛玻璃珠一般,从她的脸庞滚落下来,湿在衣襟里,滚烫在心里。我希望,我能一直怀抱着一颗温柔的心去看这个世界,去接纳它,倾听它,喜欢它。

她的笑意未达眼底,流淌着的是浮在唇边的薄凉。

轻轻地闭上双眸,淡蓝色的海水,轻轻抚摸过她身体的每一处,温柔又肆虐,洗劫着她的残缺灵魂和几瓣遗留的美好,她只是一个,被人间污染的孩子。

半倚在太石之上,双掌轻轻合起,她虔诚的吟唱着永恒的至上光辉,她歌颂太阳,赞美黑夜,她歌颂生命,崇拜真理,爱在她心中永生,爱在她心中毁灭。

幽蓝的海豚在浅滩上轻轻地爱偎歌唱,迎来了夕阳下最后的时光,众鱼拚尽了气力挣出水面,抢夺着最后的空气,希望的缕光拂照过迷迷苍白人间,飞来了野火窜横,虚假人生,白色的蝴蝶轻舞翩飞,影舞惊狂,燕唳啼哭,一乍而去,谁人争,何人渡,浮华空。

她听见生命在轻轻地哭泣,真理在低低地咆哮,云朵下的金菊花,慢慢地凋落了她的美丽光芒,一瓣一瓣,坠落了深渊,辨不出是非,看不见真与假,伪善的利刃温柔地笑着,穿过云层,剜去了它的鼻子、眼睛和耳朵。

她站在太石上祈求着,上帝啊,请你怜惜我一滴水吧!

上帝轻轻地抚摸着她的额发,慈悲地说道:众生苦海,皆如此。

他们听不见,看不见,拿着酒肉和群兽一起踏伐舞蹈,狞笑着扭曲的面孔,泼洒着鲜红的美酒,撕扯着光阴和生命,欲望的罪之花在心底深处摇曳生长,蒂结着千千万万颗殷红的果实,他们狂欢、争夺、伪装、虚荣、欺凌,仿佛一个个扭曲的黑色影子,相依怜惜的交缠着,舞动着,互相欺瞒,争相呼唤,蜜甜的笑容里,藏着的是诡异的流光面孔,他们贪婪、脆弱、敏感、无知、贫乏,他们只是一个,被人间污染的孩子。

彼之尽头,可会有天使,天之尽头,可会有光明。

她匍匐在太石上,祈盼着一个安宁美好的人间,期盼着平等和自由,渴望着真至美的世界。

美丽的天使啊,想问你在在在何方,如果人间没有纷争该多么好,如果人人都幸福快乐该多么好,如果世界没有罪恶,没有贫穷、没有斗争、没有歧视、没有死亡、没有黑暗,该多么好啊!

多想变得和你一样纯洁无瑕,心中只有光明永恒,多想从此化成你翅膀上的一根羽毛,请你将带她走吧,剜去她的鼻子、眼睛和耳朵,她将再也不想看到,这个黑暗如斯的世界。

倘若生命可以重来,她宁愿只是一颗滚落在青草旁的露珠,沐浴着晨光和日落,慢慢消逝而去。

她宁愿只是青山下的一片落叶,自由的随风而落,随土而入。

可是上帝啊,难道我们生来不就是一个天使吗,罪恶的分明不是人类,是这个人间折断了我们的翅膀!

我原本轻尘如雪,我原本洁白如玉,奈何浮世旧沧桑,生难由己。

上帝用着爱怜无比地目光,看着她说道:万物,皆有始终。

人间,本是人与人的结合物,可悲的并不是人间,而是人的心。人的心住着一个天使和一个恶魔。

夕阳的微光轻轻地拂撒着大地,贝壳轻轻舒展,幽蓝的海豚心心依偎着抬头歌唱,鸟雀惊啼一声,掠过了水面,鱼儿们濡濡亲吻着,宁静的死去了。

时间仿佛停止了,画面定格了,世界安静了,她的心听到了。

她跪在太石上,伸出手抚过这夕阳的缕缕微光,晶莹剔透,宛若生命一样美丽。

如果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天使和一个恶魔,你会想当一个天使,还是一个恶魔?

海水浸透了她的脚踝,浸没了她的心,她捂着脸庞低低地啜泣,她陷入了一种无可名状的心痛里。她懂了,她不懂。她悟了,她终究还是错了。

她始终还是喜爱这个世界,它是多么的丑陋,又分外美好;多么的令人悲伤,却又格外甜蜜。

生而为人,多么抱歉;生而为人,多么感谢。

“我讨厌这个世界!”

“我喜欢这个世界!”

“我!讨厌这个世界!”

“我!喜欢这个世界!”

泪水仿佛玻璃珠一般,从她的脸庞滚落下来,湿在衣襟里,滚烫在心里。

我希望,我能一直怀抱着一颗温柔的心去看这个世界,去接纳它,倾听它,喜欢它。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小儿癫痫吃药得吃多长时间
药物怎么治疗癫痫病效果更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