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学会放下

2022-03-30 22:39:46 来源:石青文学 点击:5

最近一些时日,我都沉溺于围棋不能自拔,不仅影响了工作,还多少影响了渐趋平静的心情。

每下一局棋,动辄浪费半个小时。下棋三十余年,我也不知道自己下了多少局棋,又浪费了多少时间。

照例,学会下围棋是在大学期间。性格内向的我,不知为什么一下子就迷上了围棋。我突然发现一种趣向,但凡喜欢下围棋的人都有些沉默寡言,不善交际。而围棋,又最能从中悟出一些为人之道乃至人生哲理。于是,上课之余,我总是喜欢与同学在寝室里厮杀。棋力渐涨,兴趣渐浓,以致后来因围棋而废寝忘食,从而渐渐荒废了学业……

参加工作了,在那穷乡僻壤里,因为没有对手,棋战只能免谈。即便偶然逮着个棋手,不管棋力怎样的不匹配,一下就是一整天。在乡下,围棋在人们的心中自然是高大上,我也为自己懂得围棋而心有飘然。然而,棋逢对手毕竟是可遇而不可求,百无聊赖时,只能打打棋谱解闷儿。人们见我独自打谱下棋,都把我列为异类。我也知道,如能把下棋打谱的时间用在工作上,或用在其它爱好上,如书法、写作等,一定会让自己此生受益非浅。然而,此生独爱棋,我又怎能舍弃。

调到县城之后,周围的棋手渐渐多了,我于是可以从容寻找对手。然而,我有空,别人不一定有时间奉陪。那时,如我一般年龄的棋手,都已经到了恋爱结婚生子的年龄,谈恋爱需要时间,结婚需要准备,有了家庭需要照顾。即便与人约战,往往也不一定能够按时赴约。“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那样的境遇是如此的寂寥!生活中没有棋下,就像菜里没有放盐,总觉得人生有些寡淡。想要放下,到底意难平!

直到有了网络,棋手才迎来了春天。网战有个好处,那就是不管何时何地,只要你想下,都有人奉陪。但网战也有不足,那就是容易遇上棋痞,输了郁闷。而且,一旦上网下棋,很难全身而退。身在棋中,人的情绪容易受到波动。女儿就经常说,一旦看我在下网棋,她就会对我退避三舍。如果此时随意去招惹,不是不搭理她,就是对她发脾气。

有了网棋,我几乎时时与棋相伴。上班时忙里偷闲的下,下班了,也用手机见缝插针的下。就是出长差或外出学习培训,都不忘随身带个电脑。别人去观光旅游或拜访聚会,我总是独自留在旅馆里下棋。棋中有快乐,但围棋又侵占了我围棋以外的快乐!因上班下棋被领导撞见,因边走边下棋而掉进沟里,因下围棋而被人敬而远之……种种的不幸都接踵而至,可我依旧痴心不改。

我之所以如此钟情于围棋,或许还因为放不下围棋的胜负。围棋虽说是一种游戏,但也是一种竞技。那种一着妙手柳暗花明的欣喜,那种一着不慎满盘皆输的郁闷,都让人对它难以割舍。任何一名棋手,都不能做到苏轼似的胜固欣然败亦喜的旷达。胜了,固然可以急流勇退。倘或败了,有谁甘愿偃旗息鼓!屡败屡战是下棋人的天性。自从有了网棋,谁没有过一夜棋战到天明的经历!

要说,此生浪费在棋上的时间实在太多,多到有时想起来都会慨然长叹!有时我就想,如果将此生下棋的时间用在正经的爱好上,比如写作,比如书法,又比交际!至少会对自身有所进益。而下棋,我得到了什么?调节心态?松弛情绪?稀释烦躁?还是提高情操?似乎都不是!除了养成一身棋癖,我不知道我得到了什么!

既然围棋有那么多的通病,是该学会放下了!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孩子得了癫痫疾病应该如何治疗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好不好呢
癫痫病的比较好治好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