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携手登封,幸甚至哉

2022-03-30 19:13:37 来源:石青文学 点击:5

连续下了几天的绵绵冬雨总算停止了,一阵强劲的西北风吹开了天空中的乌云,太阳从云缝里露出了迷人的笑脸,给四壁涂上一抹欣喜的暖意,整个心情也随之明朗了许多。打心里说,我是不喜欢下雨天的,特别是久下不止的连阴雨,那乌云密布的天空低沉沉的,使人感到非常压抑,阴冷的空气摇曳着一颗潮湿的心。但是,我却喜欢雨后的爽朗,雨水洗涤了万物生灵,院落里的花草干净得纤尘不染,就连地上的枯叶也被镀上了一层耀眼的光泽。沐浴被雨水洗过的阳光,一股暖流在身体里流动,驱散了萦绕心头的阴冷与潮湿,留下了满心明媚的思念,远方的风雨丽人,你那也下雨了吗?

初晴的空中还弥漫着雨的味道,颗颗水滴悬挂在枯黄的叶尖上晶晶闪亮,不知名的鸟儿在光秃的枝头上叽叽喳喳,虽说我听不懂它们的语言,看形态,它们定是欢喜无忧的,和我一样热爱这方水土。沿着崎岖的山路一直向上攀爬,峰顶上的凉亭近在眼前,却不能一跃而就,总需一步一个脚印地走方可到达。这条走过无数次的山路,伴随我度过了数十个春夏秋冬,原先的幼苗现已长成了参天大树,每次攀爬都会给我不一样的感觉,每种感觉都是一生当中的至珍至宝。想当年,我一口气可以爬到峰顶,如今却有点力不从心,中途需要休息才能走完全程。不是自己疏于锻炼,而是我也是个凡胎俗子,经不起时光之水的侵蚀,面对这无形的长河,只能长叹一声:真是岁月不饶人啊!

沿着山路顺式而上,等走到凉亭的时候,已经是气喘吁吁。这座凉亭名曰观海亭,三面是悬崖伴海而建,六角上的深红色的琉璃瓦,在阳光里烁烁生辉,自从我记事之时起,它就屹立在峰顶之上了。手扶亭栏,俯瞰大海,气势磅礴的海景一览无余,只见汹涌澎湃的海浪,奋力拍打着脚下的礁石,溅起朵朵水花。那座座小岛宛如颗颗璀璨夺目的宝石,镶嵌在海面上,海鸟在水天一色处展翅飞翔,追随着过往的货轮,它们是在享受大海的馈赠。饱览如此波澜壮阔的景象,万千感慨也随着浪涛一起跌宕起伏,看着眼前的海韵,似乎又听到了有人在朗读曹操的那首《观沧海》”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那抑扬顿挫的颂咏声,由远及近地飘过来,传进耳朵里,钻进心里。寻声望去,并无他人,只有自己静静地站在凉亭里,或许是自己被这气势磅礴的景象给陶醉了。远眺雄伟辽阔的大海,自己的确是醉了,彻彻底底的心醉了,醉得忘乎所以,醉得和海融为一体。也就是在这样的境界里,将自己的灵魂一次又一次地洗涤,洗去心灵上沾染的那些尘埃,洗净自己世界里的那张用人与人编织的网。也就是在这样的境界里,才能真正体会到海的博大精深,才能真正感悟到什么叫作容纳。缤纷的尘世间,生活与矛盾并存,是大海告诉我,只有学会容纳,那些矛盾才会化为乌有。当一个干净的灵魂回归身体的时候,自己又向大海靠近了一步,当经过无数次的蜕变,心智变得沉稳的时候,自己已经在风雨坎坷中老了,大千世界里,只有海的声音才会永恒不变。

时间确实过得很快,不觉已是黄昏时分,夕阳西下,倦鸟归巢,山林晚来风,冷了一弯新月。我行至半山腰,又回望了一眼观海亭,海的声音依然清脆悦耳。此时此刻的心境是纯净的,只存在着一个念想,我要怀着一颗能容纳的初心,做自己想做的事,爱值得自己爱的人,简单平淡得过好余生里的每一天。就在转身下山之际,右手不经意中向外摆动了一下,是想握住什么,可什么也没握住。急忙环顾四周,除了高挺的树木,和地上的枯叶,再也没有其他的了。看着空空的双手,心里面若有所失,又若有所得,原来自己想握住的是远方的那双纤纤细手。既然这样,那我就以崭新的姿态,来为你守护这方净土,待春风绿了芭蕉,我们相约一路春暖花开,携手登峰,同亭观海听涛,笑看风云变幻,可好?

作者:谢名爱,笔名:谢心海容,一名有着严格职业操守的普通的电焊工。从小就喜欢文学,常以书为伴,与文字为伍。秉承真诚宽厚,作个无欲则刚的自己,人生格言: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太原癫痫病重点医院
常见的导致癫痫疾病的病因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