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断断续续心情的总结

2022-03-30 20:15:50 来源:石青文学 点击:4

三年级,他送我的藏银的小鱼,小手枪,他的挂件上我钟爱的,管他要,他都很不开心的送给我。还记得我把他气哭那次,我又心软跑去哄他,他边哭边委屈地说了什么~我撅着嘴巴不理他了,心想都跟你说对不起了,还让我怎么办。

五年级,我从他和他哥哥身边跑过,不小心放个屁。没多久他给我一本书,让我看第~页,是张海迪还是哪个励志人物,最后得病叫打屁……囧。

六年级,排队分座位,很喜欢他,就默默数了下他在男生第几个,再看看女生这边,嗯,站第四个就和他一个桌了。相互判作业,为了表示喜欢,给他打一个大大的对勾,他貌似不开心很报复地给我也打了一个,我就生气了,打叉,他也给我作业本打叉,最后本子被划烂了,我哭了,我俩打起来了……被老师调开了,印象很深地记得老师的话:针尖碰上麦芒儿,在一块准打架,还愿意在一块。调开后,心里很失落,有点想念。

还记得教室门前的几棵梧桐树吗?我要梧桐花,他就爬墙,站房顶上给我摘,我有点担心,说我不要了,你快下来,他不理会,摘了一枝,很费力地扔向我们,我有点失望。很快捡起一大串梧桐花,开心的走了。

小学结束,暑假帮妈妈看摊,他骑车过来,说毕业合影照片出来了,让我选,我很开心地选了两张,后来才知道一共就照了三张。还有那张跳扇子舞的照片也给了我。

初中,住校,带了馒头就着方便面调料汤,边吃边喝,他来我们教室了,我不敢抬头看他,教室里前排只有我,他和他朋友三四个人在聊天,我很想和他说句话,最后只想出了一句,你们吃了饭了吗,喝汤吗?沉思好久,看看那只白色搪瓷大缸里的调料水和手里切成片的干馒头,郁闷地倒掉一饭盆调料水,馒头也不吃了,回了宿舍。

很喜欢他,跑到他班级教室装做去找朋友聊天,余光里他进教室了,却不敢看他。

元旦了,同学之间互相赠送贺卡,我也想送他,选了一张很个性很漂亮的贺卡,同桌琳琳很高兴发现了我的秘密,笑容很灿烂,鼓励我送。最终也没有送出。

初中数学竞赛每个班选出了几个去县城复赛,早七点在中学校门口集合,我七点多点去了发现一个人没有。傻傻等。远远的发现他骑车过来了,没穿上衣,满脸是汗,冲我喊,你怎么还不走啊。我细细地不太敢说话,心里想不是说好在这集合么?他着急了:快点走啊!我才骑上车。他骑车骑的飞快,我跟不上,看他把我落的那么远,有点害怕就喊他等等我。他骑慢了和我并排告诉我其他人在,村口等。他没穿上衣和我一起骑车也让我不自在。途中还碰到同学的爸爸妈妈去开三轮车去外村赶集卖货,我心里更忐忑了。和老师同学们会和后,我踏实了。一路上听他和其他人说说笑笑,心里挺开心。考完返回,人群里没有他,说是去他姨家了。

住宿和另一个女生就伴儿,住在她姐姐的教师单人宿舍,聊天,聊到@,说@晚上睡觉能把闹钟扔到门口去,说她喜欢他,我心里很诧异,像是被惊醒了一样。我喜欢的他,也是她喜欢的,或许他也喜欢她taTA。那天晚上,我被朋友从我的故事里揪出来做了旁观者,我眼睛睁得很大,心里很忧伤。

缩在被子里偷偷使劲扭自己的脸颊,左右开弓,让自己清醒,不要再想了,他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了,他不喜欢你了,你要专心读书!

释怀。晚自习累了,大家一起唱歌,他来了,我很高兴,邀请他唱歌,小学时候音乐课他唱歌很好听,我记得。他不好意思,赶紧走回他班级了,我试图挽留,在门口叫他,哎,别走啊。

中考前一天,去县城,我看到他,还有她,还有ta,和另一个他形影不离的好朋友,四个人站在十字马路口在等什么,面包车缓缓从他们身边开过,我一直看着他和她和ta,他们没有看到我。

高中。回家碰到过他两次,我很想和他说点什么。第二次他竟然主动和我招呼,我当时高中生活极其不适应,心情也是糟糕,倚个28车子在学校门口等我妈,穿个白色褂子,头发像个假小子,高中压力大吃成了胖子……嗯,我很在乎在他面前的样子,在高中学习重压下却很少想起他,也从未想过改变自己。复读时,宿舍凤兰同学跟我打听他,听着她描述他帮她邮东西……她说他的好,说她的喜欢和感激,是的,他像只太阳,给人温暖。

高考。路边看到他和他形影不离的朋友,擦面而过,我想打招呼,他们俨然没看出我。清楚地记得我穿着蓝色体恤,咖啡色肥大的棉质休闲裤,灰色网孔运动鞋,留着短发,134斤的大胖子。走到教师门口时我听到了他的说笑声,我是个失败的死胖子,他早已经不属于我。

高考结束。一起打篮球,他总会把球递给我,让我投篮。

大学。帮姐姐看摊卖袜子,看到他骑三轮,给他姨送货,每次看到他,我都很想和他说点什么,每次都用冷冷的眼神代替,我依旧是个抹不开的死胖子。

大三,通过好朋友静有了他手机号码,之后加上了Q,不会用备注,后来忘记了哪个是他,再后来有人和我聊,问他是谁,他说是小……说是只小动物,是小学同学,哦买噶,我猜成了高中同学,以为是小鹤。后来他说不是,我生气了以为是哪个人故意逗我,就说狠话,你是不是男人,连姓名都不敢说。他再也没有理我。看他人人网,写了很多日志有关感情的,他一直没变,很有情,很真,容易受伤。

大四寒假。同学小聚,一起吃饭,看到了他,我竟然喧宾夺主帮他夹年糕,我已然表明心意,还能让我怎么做?对了,那时候我还是个离美丽差很远的死胖子。他饭后,找理由离开了,剩下我们五个人在麦地里踏青,有趣的是,除我之外的四人后来分别喜接连里。

年假回家,厚着脸皮和我妈说我喜欢他让我妈去说,和我姐说,我喜欢他,我姐告诉我他高中时候和ta谈恋爱,满学校都知道,告诉我时过境迁,物是人非。

再后来的年假,听说他结婚,纠结他为什么不告诉我,我们两家离得不到五十步,他都没有告诉我他结婚了。我很想去看看他,去随份礼,又脱离不了世俗的眼光,不想落个巴结有钱人的说法。他结婚那天,鞭炮轰鸣,他一定是快乐的,这份快乐是我不能够给的。我把所有的心情都折了起来,回想着以前的一幕幕,内心无比忧郁。我老爸好像懂我的心事,静静的一天也没怎么说话。

想起他结婚前,我和静说,总感觉想和他说点什么,想告诉他这些年我一直喜欢他。静说不合适。嗯,确实,暗恋是一个人的事情,既然如此,何必去打扰他的幸福生活呢?

到现在,我谈恋爱了,读研,找工作,生活过的起起伏伏的。一次聚会,听说他有了儿子,开公司了,生活的很好。他在我心里,一直远远近近的。只要能有消息传来,就好。

嘻嘻。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间歇性癫痫症的中医治疗
治疗难治性癫痫病的方法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