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散文技巧 > 正文

【筐篼文学·小说】婚殇

2022-04-28 12:21:12 来源:石青文学 点击:3

春媚是贵州六盘水人。据说她家到镇上还得走一整天山路。

春媚与冬旺是经人介绍认识的,男的工作发狠女的无依无靠。于是,两人很快就睡到一个被窝子里去了。然后,冬旺顺理成章地就把春媚带回了家。

冬旺的家在赣东北的一个山区,虽不象春媚家那样去个乡里也得走一天山路,但这儿也算很偏僻了,离乡里怕也有七八里地吧,而且,只能通摩托与那种可以装载百十根毛竹的三轮车。不过,这里的富庶却远不是春媚六盘水山里家可以比的。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起,冬旺的家乡就因为毛竹林权分到了户而发生了变化,这几年,两直三层的房子造好了,家里应该有的运动家什置齐了。冬旺按理压根就不用出去打工,可是,为了娶个老婆,他只能往外面找机会。本乡本土的姑娘实在太少了,据说男女比例已经超过了3比1。为此,像冬旺一样的后生没少埋怨过国家的计生政策。

冬旺带老婆回来的消息在这个叫“丁家坞”的小山村炸了窝,特别是冬旺的姑婶妗婆一干人,更是大篮子的鸡鸭肉蛋往冬旺家拎。而那些叔伯舅爷的,虽不像女眷们将激动溢于言表,但是,他们眼角上的那一抹笑纹还是暴露出了内心的喜悦:村子里三十到四十的未婚后生已有近五十多个,这几年村里就根本没办过讨亲喜事哩。冬旺的成功,不啻是给村里其他后生带来了希望!所以,不仅是村里的人,连村口那株老古枫树也因此抖了抖腰身,洒下了一地红殷殷的笑意。

春媚看上去特喜欢这浓浓的喜庆氛围,对每一位来看访的亲眷和邻里都堆一脸如那株古枫树树叶般灿烂的笑,嘴也特甜,每一种称呼从她口中跳出时都带着如新鲜糯米一样的软绵、香粘。直听的每一个被叫的人都有泡进了蜜罐的感觉。也有人很善意的问春媚在这里呆的惯不惯,春媚的回答也总让问的人又一次掉进了蜜罐。春媚说,比起她在六盘水的家,丁家坞算得上是天堂了,山清水秀,瓷砖琉瓦,连这里的人都个个是男帅女靓…说这些时,冬旺一直坐在春媚身边,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春媚嗫嚅的薄唇,兴奋的像一头色狼看着眼前的猎物。

春媚的话似是不错的。这里人果然都长的好看,许是水好的原因,不但姑娘,连小伙子都一个个皮肤白皙面容佼好,至于收入,每人都有几十亩毛竹山,只要背了刀去,百把块钱一天是挣得绝不太累的。春媚曾对冬旺说,有这么好的条件,她哪也不想去了,就在这儿和冬旺生个几个儿子,然后美美地幸福一辈子去。

冬旺带春媚回到丁家坞时,春媚已经有了四个月的身孕。说冬至结婚,可又因为春媚身子大了离六盘水又老远,结果没等到登记就摆了近二十桌酒宴大请了周遭所有和冬旺家有来往的亲邻。光喜糖就散了近百斤,而酒水档次也是在当地属超高的,这里的乡俗是喜酒要做四天:正日的头一天要弄“起轿酒”,然后才是正酒,到第三天再弄“庙见”酒席,末了还要在第四天中午再做一场“谢相帮”酒宴。颠倒颠光几场酒席就花了冬旺两万块钱。可冬旺看上去一点也不心疼,那四天,冬旺脸上的笑堆的起两个乒乓球。两个眼眶,则因敬酒喝的太多而蒙上一层雾淞,脚步也是飘浮的,却不知到底是自然的醉态还是因为欢喜竟似做了神仙。总之,冬旺是真正满足了,他毫不怀疑自已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更幸福的是几天后,谢相帮酒宴后的第二天正午,春媚解了身子,为冬旺产下了一个七斤七两的大胖小子。隔壁懂点命相的毛公说:这仔是个贵命,男要午不得午,女要子不得子,正午时的男命,大富大贵啊!毛公的这句好话让冬旺幸福地又喝了一罐烧酒。

意外发生在春媚满了月子的第五天。那天,冬旺家迎来了春媚娘家的一位亲人,春媚说那是她的亲哥哥。从未见过面的舅子当然又让冬旺醉成了一滩烂泥。吃过中午饭,春媚说带他哥到乡里逛一逛,将刚满月的娃儿交给了婆婆,然后就兄妹俩骑着冬旺簇新的“豪爵”摩托车去了乡里。

冬旺从醉乡醒来时已入夜,那还是娃尖历的嚎哭声吵醒的。接过奶瓶和娃问了老娘春媚去哪了后,冬旺这才发现有些不妙。接着是发疯了似的发动所有的亲戚朋友邻里十乡八里的狂找。

直到春媚的手机已说了一百遍“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后。冬旺这才有点相信,春媚是走了,和被春媚带走的冬旺那两万七千元存款一起,可能再也不会回来!

……

冬旺再回到家已是三个月以后。村口古枫的叶已落尽,连地面上的死枯败叶也被风卷的丁点不剩。这时娃儿本该会认人了,可是,见到冬旺伸出想抱的手时,娃大哭,连奶奶手中的奶瓶也阻止不了在山谷间回荡不止的嚎啼。

有关春媚的消息很少,一个像冬旺当初一样打算在义乌找个老婆的丁家坞后生说,他没见过春媚,他不相信春媚是骗子,哪有舍得下孩子去骗人的女子,春媚可能真有事了,到时还会回丁家坞。那后生说,他还要等机会!冬旺无语。

冬旺也不知道春媚究竟会不会再回来,但他觉得春媚该会回来,因为他牢记毛公的那句话——正午时生男命大富大贵!

冬旺也是正午时生的男命!

辽宁有哪些治癫痫医院
奥卡西平能治好癫痫吗
癫痫病发需要怎么急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