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刘瑜作品 - 打拉子

2021-12-24 12:15:02 来源:石青文学 点击:3

今冬的第一场暴雪,下得铺天盖地,一下子把这个季节拉到了隆冬。顶着凛冽的寒风,踏着厚厚的积雪,看着冰冷的地面,我不由得想起儿时的冬天那些无穷无尽的好玩的游戏:在河面上抽陀螺;堆雪人,打雪仗;在墙根边拥挤取暖等等,最让我难忘的还是那时候玩得最多的游戏——打拉子。  

 

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末,因为那时候的娱乐活动很少,所以,一放了寒假,我们这一带的农村人就喜欢玩打拉子。这是一项特刺激的活动。所谓打拉子,就是先用一段擀面杖粗细的木头,可以是柳木、杨木、榆木、松木、枣木、槐木都可以,削成一段十五厘米左右,削成两头尖,中间粗形状,这儿就叫拉子。其玩法是,把玩的人分成两队,一队用根木棍使劲的从“城”里打出去,打得越远越好,打的时候,把拉子抛向空中,另一只手拿着一根棍子,把拉子打向远方,另一队的人则去捡起来,使劲地往画的一个四方形的圈子里扔,这个四方形的圈子就叫做“城”。扔进去就赢了,就可以去打了,另一队则去捡起来往“城”里扔。如果扔不进去,对方就会继续打,而且越打越远。哪方先打,哪方先捡拾。由双方各出一名队员,用石头剪子布来决定。如果有个人打得不好,抛起来的拉子没打中,全队就要跟着去捡和扔拉子,没打中的那个人就受到其他队员的埋怨。虽然埋怨,但还是要齐心协力,发扬团队精神才能玩好。  

 

玩打拉子的既有大人,也有孩子。一般大人打得好,落不下,小孩打得不好,打不准,容易落下。所以小孩往往总是捡和扔拉子,而捞不着打。

 

 

记得那一年我八岁,个头很小,常常是站在旁边看人家分好两队打拉子。可是看着看着,手就痒痒了,忍不住想参与其中,后来,在我的再三要求下,人家捡拉子的那一队答应让我跟他们捡拉子。他们负责打的那一队越打越远,离在地上画的那个方块“城”越来越远了。有时候连着扔两次还离“城”几乎是千里之外。这时候,游戏有个折中的办法,就是“改城”,也就是把“城”往前挪一段,在原来的“城”前方再画一个“城”。这样,就好往里扔拉子了。我力气太小,怎么也扔不到“城”里去。我累得气喘吁吁,一直到吃晌午饭了,我还在那儿捡着拉子,卖命地扔着。我这时已经是全身大汗淋漓了,尽管是大冬天,可我的头上不住地冒汗。好不容易我扔进“城”了一次,可是打的时候,又没打着,落下了,对方很容易就扔进了“城”里。于是,开始了新一轮捡拉子,扔拉子。  

 

有一种情况,那次我往“城”里扔拉子,眼看要扔进去了,可是,那拉子一蹦,蹦到了画的“城”的线上,我深吸了一口气。在线上的拉子,打的时候要伸开一条腿,从腿下打过去。这个难度是很大的,没想到,那个打拉子的人是个老手,很自如地就打了过去,而且打得很远。我又一次失望了。  

 

玩的过程中,打的那一方,还可以在对方扔的过程中瞅准时机,在拉子还在空中时,迎头打上一棒,这样既帅气,又打得很远。是游戏所允许的。

 

 

就这样,我捡了扔,扔了捡,一直到我母亲扯着嗓子满街喊我回家吃饭,我还不愿意回家。最后,被母亲硬拽回家了,可是我满脑子里都是拉子,我还想玩。  

 

后来,我稍大了些,琢磨出了一些打好拉子的窍门。于是,我用的打拉子的木棍略微扁了一些,这样就增大了接触面积,打中拉子的机会就大大增加。而且我的木棍还不借给别人用。又一次,我又玩打拉子的游戏,和我一队的那四个人都很会打,也很会往“城”里扔。而对方就不行了,一直处于捡和扔的地位。就这样我享受着成功者的喜悦。天渐渐黑了,太阳落山了,根本看不见地上画的那个“城”了。可是对方的队员仍不肯罢休,他们还想扳回来,过过打的瘾,可是怎么也扳不回来,直到天黑了,没法再玩了为止。  

 

光阴荏苒,时间一晃近40年过去了,现在因为有了电视、电脑和各类游戏机,现在的孩子不玩打拉子的游戏了。但童年时带给我无限快乐和喜悦也锻炼了我身体的打拉子游戏却永远的留在了我的记忆的最深处,成了我挥之不去的一段甜美的回忆。这打拉子的游戏应了一句话,熟能生巧,功夫不负有心人。

 

 

 

 作者简介:刘瑜,中学高级教师


看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
北京去哪看癫痫病好
西安看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