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留在空城里的眼光

2022-03-24 14:58:20 来源:石青文学 点击:0

秋冬,天空昏暗。冷风,一阵一阵的簇拥着,悄无声息,扑面而来。

一个人的晚上,关了灯的房间。我静静地将自己放置在黑暗里,一台寂寞的电脑,一杯淡淡的清茶,一曲悲凉的萧音,一排冰冷的文字。心绪黯然,思绪飘然。

窗外,灯光暧昧,穿透了我孤寂的灵魂。我的灵魂里裹着故事,关于浮华,关于爱恨,关于思念,关于别离……

思念,若是一场两个人的盛宴。那千里万里赴约的人,要么太早,要么太迟。不然,何来那么多空城,以及空城里的望眼欲穿。

秋去冬来,生命仿佛已经历了一个轮回,这个城市已难觅到一丝可以感到熟悉的东西。那一年,那个秋,已随着一张熟悉的面容渐渐隐去,再也无迹可寻。

只在某一时刻,记忆的年轮仍然会辗开坚固的防线,让几许影像在睡梦里缥缈着,一并牵扯出几抹淡淡的愁绪,拖累午夜的梦,也徒添了些许黯然神伤。

如今,我们躲在各自的世界里回头望,却不敢发出一丝声响,怕来世的缘,今生强求,只会教人更断肠。

其实,想要的爱简单彻底:一个人的信仰,两个人的天堂。

宿命,让一切产生假象,很多事情都出自偶然,很多结局都是我们凭空想象。一路徘徊一路挣扎,走到今天,两个人的天长地久,终于沦落为一个人的地老天荒。

听说,在死去的灵魂轮回的必经之路上,有一座忘川,死去的灵魂喝下忘川的水,就能忘掉前世的哀乐情愁,获得新生。今生,也许放逐的灵魂来去太匆匆,忘了行程,迷恋于一些幻象,驻足不前。

只是,时光荏苒,一切假象终会幻灭,一切繁花终须落尽,一切云烟终将散尽。待到看穿时,也就该饮这忘川的水了。

思念,就像低头赶路的两个人,悄然邂逅,难分难舍。只是终须离别。可能潜意识里彼此都知道,对于漫长的一生来说相守却是如此的短暂吧,因而不惜粉身碎骨,去尽力挽留,这一点一滴的时光。

只是,在面对现实时像个孩子,没有抗争的力气。面对迈步便是天涯后退便是悬崖时,没有往前一步的勇气,也没有后退一步的决心。于是,只得任自己黯然戚然,呆在原地。

就是这样啊,宁愿在悬崖伫立千年,却没有勇气跨前一步,相拥着在彼此的肩头痛哭一场。情还未断,心却成灰,纵使饮尽了这忘川之水,有些影像,有些片断,有些过往,仍然会在记忆里不断浮现。所以,不知所措。

很久以来,对于一些阴差阳错的结果都习惯于用这种解释自我安慰,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一种态度。若继续,又该以什么样的势态?习惯了漂泊的光阴,惶惑在流年里疯长,却也渐渐学会了打发光阴。长此以往,便沉寂在不被人所知的角落里,自欺欺人地自娱自乐着。

写到这里,不知怎么却突然想流泪了。心的疼痛,如决堤的海,一波一波撞击开来。随着潮起,随着潮落。

传说世上有一种蝴蝶叫”情蝶”。它初生时只是一只丑陋的虫蛹。为了能和心爱的人双宿双飞,穷其一生,飞越崇山峻岭,只为了蜕变出最美丽的纯紫色,来赢得爱人惊鸿的一瞥。而它的生命,也得到了最完美的终结。而爱情是一只华丽的蝴蝶,炫目而空洞,带来的是一场海市蜃楼的美丽。

蝴蝶飞不过苍海,没有谁忍心责怪。守望一生,找到了什么?

一场人生,无论华丽或黯然,到了最终,也不过是海面掠过的鸟影。得失只在眼底,心上不应留痕迹。惊回首,又是百年身,世事不过是一场梦,世间无物能永恒。

守望着心田,等到风景都看透,谁陪我一起看细水长流?

难道浮生若梦,梦里梦外,尘世一切,独独与自己无关么?

立在命运的掌中,看尘世男女,为爱嗔,怒,悲,喜。不禁失笑。生命原只是上帝的道具,结局早已写在他的手心里,没有任何人可以改变。

一直都想用文字细细诉说这个季节的心情,却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文字,离自己越来越远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人的记忆确实有限,仰或是太过于疲惫,在悲欢离合交错的流年里,自己已力不从心。已不想再去追究这个疑惑。只是在无数个偶然串起昨天时,心里还会涌动出一种疼痛,隐隐约约,不缓不急,冲撞着这颗心。

窗外的风,很冷。忽然想起,这个季节的你。你在做什么?你,可安好?可留意那留在空城里的眼光。


癫痫病需要多长时间治好呢
儿童癫痫病需要怎么治疗才好
北京要看癫痫病去哪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