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心脏在左,生活在右

2022-03-30 16:12:40 来源:石青文学 点击:0

心脏在左

七月,多么动听的一个名字,夏天,多么耀眼的一个季节,于我,在此刻毕业了。

当我看着自己用了多年的书本被人粗鲁的收进一个不算干净的袋子里的时候,我的心狠狠的疼了一下。

当我看着昔日的朋友拉着鼓囊囊的行李消失在我的视线里的时候,我的心没来由的就空乏的疼了起来,特别揪心。

当我迈动着自己沉重的步伐走出这个生活了四年的天空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很想去旅行。

这个季节的天空还是很干净,蔚蓝的天空里,除了三三两两的白云外,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装饰它了。

六月的天空是没有尽头的,但是我们在仰望它的时候,却把自己丢弃在了那里,任它的空洞把我们的念想一点点吸附掉。

六月的城市,是忙绿的,车水马龙的街道里,多了一群行色匆匆的年轻孩子。在这个互相追逐的城市里,他们的步伐也匆忙起来,匆匆的吃饭,匆匆的行走,匆匆的为生活奔波着。

是的,新生活就这样开始了。是的,就这样夏天了,是的,就这样挥手了,是的,就这样再也不见了,是的,就这样放空了。是的,阳台上的衣架空了,是的,北极星开始亮了,是的,就这样夏天了。

在这样最后一个夏天里,我们要找到一个人,很难。在这样最后一个夏天里,要说再见,很难,在这样最后一个夏天里,泪水都会被热气蒸发在了空气里,在这样最后一个夏天里,没有上课铃,在这样最后一个夏天里,没有写不完的作业,在这样最后一个夏天里,不用再七早八早的起来上早读课,在这样最后一个夏天里,不用再带着黑眼圈睡眼惺忪的站在运动场,看升旗手升旗,听领导讲纪律。在这样最后一个夏天里,再也不用急匆匆的行走,踩着点去课室上课了。

这个夏天过去之后,我不晓得我们还会剩下些什么,是友情、还是爱情、抑或是师生情?这些我都不得而着,所以,答案就放在若干年后揭晓吧,若是那时我们都还记得彼此的话。

生活在右

清晨,我拉开了窗子上的窗帘,阳光穿过窗杆投射在我床边的书柜上。微风轻轻的吹进了我的卧室,混合着阳光和青草的味道。我仰起头,望着窗外的那片绿竹,心里有着淡淡的安谧。

记不得有多久没有在这样安谧的看一篇片风景了,而现在在这样安静的氛围里,我却开始怀念起校园的生活来。

吃过早饭,我便搬着家里小巧的桌椅到凉荫下小坐片刻,在微风吹拂时,给自己跑上一蛊清茶,然后在淡淡的茶香味中翻开自己喜欢的书籍,细细品读。这样的时光很好,很安谧,无需庸人自扰,也无需自寻烦恼。

或许是习惯了校园的生活,在这样安谧的空间里,我竟觉着缺了些什么,于是又把自己手机里的歌曲放出声来。然而,就在我转头的瞬间,看见邻居家的栀子花看的艳白如雪,于是,我在也看不下书,不自觉的就站起身子,迈着步子向那棵栀子树走去。

都说栀子花开就意味别离,但我却还是深深的喜欢着它们,喜欢着它的白,喜欢它淡雅的香气,我喜欢它,只因为它一尘不染。世人都只说莲出淤泥人不染,但其实还有许多花,也能在“淤泥”中保持着那份干净,就像栀子花,淡淡的像一朵莲,即使学子们喜欢把它叫做毕业花,形容它是忧伤之花的代表,但是它的本身始终都是淡淡的。花开之时,它淡淡的绽放,在花落时节,她也是淡淡的把自己最灿烂的花瓣献给风,献给养育它的泥土。

六月的栀子花,并不是最洁白的,也不是最香的,这个季节的栀子花香,它是淡淡的,在一阵阵清风的吹拂下,它才会把自己的香味奉献给世人。那样淡雅的香味,却让人如同痛饮甘露那般清爽。

我走到那棵栀子树旁,细细的打量着它灿烂的模样,闻着它有些甜甜的味道,不仅莞尔一笑,阳光洒在栀子树上,留下斑驳的光影,甚是好看。

犹记得那年上高中时,在夏天的清晨都会看到校门口的那几棵栀子树,那时只觉得它好看,花的味道香香的,甜甜的,却并不知道,它有这样一个好听的名字,更不知道它的盛开就是代表着别离。

犹记得是上高中那时,在栀子花开满地的夏季里,好多喜欢香味的女孩,都会去摘一两支栀子花夹杂书本中,以至于,书一翻开便能闻到淡淡的清香。每到这时,女孩子就会跟风,男孩子为了自己喜欢的女孩,都会偷偷的去摘下一束,然后光明正大的送给女孩,在一片起哄声中,得意的扬着下巴,笑的很开心。

我曾经也收过那么一两支来路不明的栀子花。那时我是管门的,所以每天都要比别人早去开门,然而,就在快期末考的某天,我在自己的桌子上看到一支洁白的栀子花,由于我的桌子是靠窗的,所以,我想,是什么人不小心遗忘在那里的,亦或是由于门没有开,摘花之人便把花寄放在我的桌子上。那支花我没有特意去动它,我想或许等人齐了之后,就会有人来取走它。但是,出乎我意料的是,那支花在我桌子上放了一天都没有人来取,而我并不喜欢在书里夹书签这类东西,所以我便把那只花顺手送给了一直对那支花情有独钟的同桌。这样的情况维持到期末考完,每次同桌看到我桌子上的花的时候,都会用一副猫腻的眼光看着我,而我回报她的通常都是一记白眼,后来这件事在好友堆里传了开来,大家也只是互相调侃一阵,然后那栀子花带来的风声雨声也就渐淡了。而那个把花放在我桌面上的人,我也是在很久以后才知道是谁。然而当他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时候,他的手心里已经有了值得他相守的女子,而那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我高二时期的同桌。这个男子是我曾经喜欢过的学长,我曾经和我的同桌说过我是喜欢他的,但是,我在高中三年里并没有对他作出什么暗示性的提示。所以当她问我会不会恨她的时候,我果断的摇了摇头,是的,不会,因为我没资格,因为她的幸福是用我所没有的勇敢换来的,所以,我没有资格去怪罪谁。

犹记得在偷摘学校的栀子花之风越来越盛行之时,校长在某个星期一的早会上大肆批评那些盗花之人。于是后来便极少人会在去摘花,也正是因为这样,那棵栀子树上的花才得以平安,没有再遭同学们的辣手摧花,也才得以顺其自然的花开花落。而我,显然是个慢半拍的人,就在校长说明不能摘花的时候,我自个却跑到树下去捡那些掉落在地上的栀子花,然后细细的把它们放在干净的丝巾里,一并把它们带回了教室,放在了自个抽屉里。然后认真的听着老师说“喜花之人摘花,爱花之人浇花”之类的哲理。

然后我的十八岁便伴随着栀子花的香味一起飘远,消散在那些青涩懵懂的纪年里。

每个女孩都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纯白纪年,每个纪年里都会值得自己珍藏的故事,每个故事,都会有一个仓促的结局,每个结局都会在你不言我不语中过去。

如果说,我们能在九把刀的《那些年》里看到自己青春的影子,那么,我想我一定不是那个被男主角错过的沈佳宜,而我也不愿做那个不够勇敢的沈佳宜。我更喜欢做沈佳宜身边那个默默无闻的部落格女孩,淡淡的生活也能活出自己的另一片天空,不是吗?


南昌治癫痫病医院是哪个
治疗癫痫医院全国哪家好